笔趣阁 > > 诸天:从斗罗开始落墨 > 第九百一十章.新月饭店(1/2)

第九百一十章.新月饭店(1/2)

有声小说,笔趣阁在线收听!
青铜门的事,距离张启山一行人太远。

就算知道吴邪一行人是为了蛇眉铜鱼而来,张启山和张日山这两个张家人也没表现出太多兴趣。

比起这个,他们还是更关心吴邪口中的小哥。

知道青铜门的只有张家人。

莫非吴邪口中的小哥也是张家人?

是主家,还是分家?

只不过,就在张启山一行人与吴邪一行人见面交谈时,在火车的车顶,却有两名容貌一模一样,都背着黑金古刀的青年,相对而立。

一者背对车头,面对车尾。

狂风从他背后涌来,如汹涌的潮水。

一者面向车头,背对车尾。

狂风从他身前涌来,亦似惊涛骇浪。

二者的桩功都很惊人。

火车疾驰下的狂风只能吹起衣衫,却无法让两人晃动分毫,哪怕是火车转弯,两人也依旧站的稳稳当当,甚至看不出两人有站桩的痕迹。

“你……是我?”

对峙良久,其中一名青年如此问道。

另一名青年点点头。

深深的看了一眼曾经的自己。

没说原因。

没说经历。

只是没头没尾道:“张启山不可信。”

青年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从随身的行囊中掏出一个老旧的日记本,翻开看了两眼,并快速翻到最后,拔开钢笔的笔帽,落笔:“还有吗?”

“解、霍、吴三家可信。”

另一名青年抬手压了一下兜帽。

一个灵巧的后翻身,隐入车下不见。

这是他在翻阅自己的日记后,唯二在日记本上找到的有用消息,尽管他失去了那段时期的记忆,可日记上有关张家古楼的记载应该不假,如果不是怕打草惊蛇,他早就把张启山这个狗东西杀了,也用不着提醒这个时代的自己。

寒风凛冽的车顶,不知不觉,又只剩下了张起灵一个人,只不过,是这个时代的张起灵,一个挣脱了命运,不会再被张启山利用的张起灵!

……

北平的火车站,人头攒动。

然,就在这人头攒动的拥挤之中,却有一方净土。

长椅、茶点、报纸、侍女。

就差一个茶桌了。

黑色西装,黑色压檐帽,黑色墨镜,黑色皮鞋,从上到下一身黑的青年,相当有逼格的坐在长椅上,一边吃着茶点,一边漫不经心的看着报纸。

在她身边,是四名身穿蓝色呢子大衣的侍女与一名身穿青色呢子大衣的领班,手里捧着各种物品,有鲜花,有牌子,还有装着不知名物品的铁盒。

十几名身穿新月饭店制服的青年从远处急匆匆赶来。

听见动静,青年下意识回头一看,顿时怒了。

也不再懒散的靠在长椅上了。

坐直了身子,语气里满是强势,对着这些匆忙而至的青年就质问道:“谁让你们穿工作服的?”

这些新月饭店的服务生也懵了。

不是,大小姐,咱们是来接人的!

不穿工作服穿啥啊?

穿常服?

咱们新月饭店在北平这一亩三分地上的影响还可以,别说咱们不清场,就算咱们清场接待,都没人敢有意见,穿新月饭店的工作服接人,这不是规矩吗?

再说了,以前接人时,不也是这套配置吗?

看着这些服务生呆头呆脑的模样,青年立马急眼了,也没打算从这些服务生口中得到原因,扭头看向身边那名身穿青色呢子大衣的侍女领班,意有所指:“谁让他们穿工作服的?”

面容姣好的少女欲言又止。

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了。

不过,带着墨镜的青年也知道自己这个贴身侍女的性格,更知道新月饭店接人的规矩,不深不浅的点了一句后,就不容置疑的吩咐道:“让他们都换了,他们穿着新月饭店的工作服,搞的整个火车站的人都知道是我们新月饭店来接人了!”

几名侍女默默交换了一下眼神。

大小姐,也许暴露的不止他们,还有带着我们几个过来,混吃混喝,一点都不像是司机模样的你呢?

伱看看你的模样,像司机吗?

身材方面,咱们就不说了,大小姐你裹着束胸也挺不容易的,司机又不是保镖,这玩意是个技术活,你的四肢纤细一点,倒也不怎么出奇。

但你这种懒散的作态,根本不像司机。

你还好意思说我们?

不过,新月饭店只有这一个大小姐,连个公子都没有,老板又是个女儿奴,就算知道大小姐想胡闹,这些侍女和服务生也只能陪着大小姐胡闹。

看见身穿青色呢子大衣的侍女领班给自己使眼色,服务生这边的领班也赶忙应诺了下来。

转身就要走。

愚蠢的模样让青年大感头疼。

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